亦说“龙城”
日期: 2015年12月21日 浏览次数: 388 来源: 田广虎

唐代大诗人王昌龄《出塞》诗曰:“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诗中“龙城”今何在?至今亦是众说纷纭。

近来拜读数册县政协主办的期刊《赤城历史文化研究》,增长了不少知识。其中孙登海、蒲润州先生关于“龙城”所在的文章尤为吸引我。由衷地敬佩孙先生深厚的文化功底,尤其是在对我县历史文化研究上的卓越贡献,也很钦慕蒲先生的文采、人品和严谨的治学态度。在此,也想就“龙城”所在地谈点浅薄的个人看法。

诗中引用“龙城”不外乎有两种情况:一是诗人亲临李广曾经戍守的“龙城”边塞,睹景思人作诗抒怀,是为实写;二是诗人身处其他边塞,看到外敌猖獗,而借用当时“龙城飞将”之典讥讽当时守将无能,是为虚写。“不教胡马度阴山”中的“阴山”亦是此理。可能是诗人身处阴山之阳,面对阴山南寇的外敌有感而发,亦可借阴山而喻边关隘要。不过无论那种情况都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名称或别称和“龙城”有关;二是其城在李广生活的年代已经存在;三须是李广的故乡或郡望所在亦或是他曾经戍守之所。

关于“龙城”的所在地的说法很多,最可采信的当属卢龙说。卢龙基本可以满足以上的三个必要条件:作诗时完全可以用龙城代替卢龙;而在西汉时,李广曾经在此戍守过。但这就能说“龙城”就是卢龙吗?如果作者虚写,卢龙当可拿满分。如作者实写,则:卢龙并非关隘,是故古虚竹国的国都,关隘在近二百里外的渝关(今山海关),且唐朝的东北边境远在辽东;另,卢龙也不在阴山之下,地处燕山东麓。

那么,有没有一座城堡能同时满足作者实写、虚写的全部条件呢?有,那就是龙关。

阴山,西起狼山、乌拉山,中为大青山、灰腾梁山,南为凉城山、桦山,东为大马群山,介于东经106°—116°,自古以来是农耕区与游牧区的天然分界线,横亘于内蒙古中部及河北北部。龙关正处于阴山之阳、燕山之北,是游牧民族越过阴山独石口、两河口等关隘内侵柴宣盆地、怀涿盆地,进而破居庸、犯幽州的重要孔道之上,历来为兵家所重。

据《龙关县志》载:“龙门县以前名斗僻县,有出土古碑为证”,又《汉书·匈奴传》:“汉弃斗僻县之造阳”。造阳,在今独石口南,汉时属斗僻县北境,因其“突入匈奴境”、“孤悬塞外”而弃之,还有一些典籍对斗僻县和造阳有过描述和介绍。近年在赤城、崇礼境内发现了好多座战汉时期的古城堡遗址,也可成为在汉初龙关有城的佐证,进一步证实《龙关县志》所载属实。

史载,汉景帝时,李广随太尉周亚夫平定七国之乱后,任上谷太守。上谷,在怀来大古城,今卧牛山景区官厅湖面之下,下辖龙关。广任上谷郡太守时,经常亲临前线与匈奴激战,那么激战的战场在大古城呢?还是在近二百里外的龙关境内呢?如实地考察就会发现,大古城与龙关所在红河川中间是长安岭,即史书记载之枪杆岭、关岭,而红河川与白河川尚隔一道山岭,东为浩门岭、西为剪子岭。如匈奴自独石口或两河口(云州红山咀)寇入,自大古城驰援根本来不及。而“独石在宣府北路,三面临敌,势极孤悬”,驻军白河川,又有极边犯险之虑。如在龙关屯兵戍守当为明智之举,白河川有战事可在很短时间内救援,遇大兵犯境,亦可退守娘子关(龙关城西,传樊梨花曾驻守此地,故名,唐时有天承军驻扎于此)、关岭(长安岭)据险御敌,所以谙于用兵之道,而处不到而立之年性格自负轻狂的李广绝不会龟守大古城,而让匈奴突入他的防区二百里之远。史载,时任典属国(负责属国的官员,管理少数民族事务)的公孙昆(hún)邪(yé),对景帝哭诉:“李广才气,天下无双,自负其能,数与虏确(角,音jué),恐亡之”,景帝于是将李广调任为上郡(今榆林市南,隋时治所在fū)城,今富县,唐时在绥德)太守,由是可以看出,李广任上谷太守时,曾经常戍守在龙关亦无疑。

唐初,北方边患主要来自于东西突厥。贞观四年(公元630年),李靖率兵突袭阴山,大破东突厥,俘其首领颉利可汗,至此,东突厥灭亡。公元657年,苏定方征讨西域,俘西突厥首领贺鲁,西突厥灭亡。东西突厥灭亡后,北方少数民族纷纷附唐,北方地区出现了三十年余的和平局面。但是永淳元年(公元682年),南迁至漠南的突厥贵族咕咄禄叛唐,建立政权,史称后突厥。数十次南下发动对唐战争,经常越过阴山要隘独石口、两河口经白河川过浩门岭或剪子岭进入龙关所在的红河川,再越过关岭突入妫河(亦称清夷水,概因唐张仁愿设山后八军之清夷军于妫水之阳而得名)川掳掠,甚至进犯幽州等地。

为了抵御和迟滞来自北方的突厥、契丹和奚等少数民族的袭掠,唐玄宗开元六年—八年(公元718年—720年)幽州节度使张说修筑后城、雕鹗、龙关一线长城140里,同时于长城内设“广边”(治所在白云城,今小雕鹗之千家寨,宋时中国之四大家将之一的高家将戍守在此)、关岭(长安岭)、云治(东兴堡)、北来(水厂)、保要(破堡子)、鹿固(囫囵地)、邀虏(小堡子)七座军镇,史称山后七镇,连同张仁厚于儒州(今延庆)所设之清夷军又被称为山后八军。山后,泛指居庸关以北、以西的广大地区,也有特指长安岭以北地区,在唐朝时是重要的设防地段,诗人王昌龄正是生活在这一历史时期,公元698年—公元756年,而当时西北地区几无战事。长寿元年(公元692年)武威军总管王孝杰、武卫大将军阿史那忠领兵大破吐蕃,克复龟兹、于阗、焉耆、疏勒四镇,以后近半个世纪除在大小勃律(今克什米尔一带)发生过战争,几无战事,虽有小战,亦皆唐胜,直到756年,吐蕃趁安史之乱,大破唐军,而恰恰王昌龄死于这一年。这更增加了《出塞》中的“塞”应在居庸关亦或关岭的可能性。

综上所述,龙关,地处阴山之阳、燕山之北,曾为李广的戍守之地,在居庸关、关岭之外,又在有唐以来修筑的唯一有历史记载的长城之内,如此说来,龙关是王昌龄诗中的“龙城”确有几分可信。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日期: 2015年12月21日 编号:#4082 来源: 金龙

希更多朋友关注赤城历史,考证此等轶事,共同挖掘整理赤城历史。


评论标题:    *
您的姓名:   
 验证码:    2215
首页图片:    用于在首页的图片文章处显示或者直接从上传图片中选择:

评论内容:
*





换行请按Shift+Enter

另起一段请按Enter
 
  插入网上图片,支持格式为:gif、jpg、png、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