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青春献给了草原
日期: 2015年2月11日 浏览次数: 647 来源: 蒲润洲

 

 

他把青春献给了草原

 

蒲润洲

 

新中国诞生之初,党和政府十分重视改善少数民族地区的卫生状况,曾先后派出大批医务工作者,到内蒙古草原进行鼠疫和性病的防治。在这些医务工作者当中,有一个年仅16岁的白衣战士,那就是柯泉林。消灭了鼠疫和性病之后,柯泉林服从需要,留在了苏尼特左旗卫生院工作,直到1983年才调回故乡,此时他已是天命之年了。

柯泉林,河北省赤城县人,中共党员,建国初参加草原鼠疫、性病防治工作,曾任内蒙古苏尼特左旗卫生局副局长,河北省赤城县温泉疗养院院长,赤城县卫生防疫站党支部书记、副站长。他精神高尚,勤奋敬业,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党员和优秀党务工作者,1983被国家授予“少数民族地区优秀科技工作者”称号。曾连任赤城县二、三、四届政协委员。

 

   16岁到50岁,他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

奉献给了锡林郭勒大草原

1935年,柯泉林出生于察哈尔省赤城县城的一个柯姓大家庭里,全家三代同堂,有近 20口人。在赤城,提起“柯家大院”,鲜有不知道的,特别是他的二伯父柯常泰更是小有名气。1928年,有一个叫安福生的挪威牧师来到赤城,成立基督教会并设立了博爱医疗诊所,为人施舍治病,少收钱或不收钱。柯常泰念过私塾,思想比较先进,是那个年代屈指可数的文化人。安福生的人道主义精神感动了柯常泰,他决定放弃经商,加入了基督教,并和安福生学习西医。柯家大院离教堂不远,柯泉林小时候常去教堂玩儿,觉得二伯父为人打针输液,解除病痛,非常了不起,决心长大也要当一名医生。柯泉林的小学时代,日本人统治过,国民党也统治过,六年小学念了八年才毕业,他自嘲为“小学本科毕业”。 1950年冬天,他高小毕业后,来到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参加升学考试,无意中内听到内蒙古防疫大队正在扩编招生的消息。原来,194910月,新中国刚刚成立,就在察哈尔省察北专区察汗崩崩村发生了大规模鼠疫,很快就波及10个村子,蔓延300余里,死亡66人,给草原牧民造成极大的生命威胁。年轻的共和国对此十分重视,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防疫。柯泉林想,我如果考上了,不仅能实现自己当医生的理想,还能减轻家庭负担,于是就报了名。结果他真的被录取了,之后他和同时被录取的考生到卫生部直属的中央察蒙鼠疫防治所接受培训。19514月培训结束后,他们分成两个中队分赴疫区,一中队在东部区,二中队在西部区。柯泉林在二中队第一分队,他们的目的地是察汗崩崩。鼠疫,是一种由鼠疫杆菌引起的强烈传染病,一般先在家鼠等啮齿类动物中流行,由菌蚤叮咬传染给人,引起淋巴结炎、败血症或肺炎,对人体危害极大。察汗崩崩接近纯牧区,交通不便,生活艰苦。这个季节,内地早已春暖花开,草原却还在扬风掉雪,早晨起来眉毛结霜。伙食很单调,以吃羊肉为主,蔬菜只有山葱、粉条等。下乡开展工作还会受到零星土匪的骚扰,所以由苏木(乡)干部配合和公安人员保护。柯泉林和队友们奋战了几个月,采取捕鼠、防鼠、灭蚤、防蚤,预防注射,检疫和消毒以及封锁、隔离和治疗等措施,很快控制了疫情,有效地保障了张家口和首都北京的安全。195111月防疫队员们撤回张家口休整,当时内蒙古自治区首府暂驻张家口,防疫大队驻在明德北街。这年冬天,内蒙古卫生厅决定将部分队员调往锡盟性病防治站工作。在旧中国的一些少数民族中,各种传染病十分猖獗,其中性病患者占的比例很高。由于缺医少药,造成少数民族人口大量下降,如内蒙古伊克昭盟的蒙古族人口,在清朝的乾隆年间有40万人,到解放时已不足8万人。仅仅二百年时间,那里的蒙古族人口竟减少了80%。草原上曾流行一首民歌:“大海里明珠易找,草原上娃娃难见到;河滩上沙石数不清,比玛乃(我们)灾难少多了。”新中国诞生后,高度重视少数民族地区的开发和建设。内蒙古卫生厅组建性病防治所,各盟也组建了性病防治站,对牧民免费普查普治。接到命令后,当时有的队员产生畏难情绪,想留在张家口或察北工作,柯泉林却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于195112月来到了锡林郭勒盟所在地贝子庙,参加了驱梅(毒)队。贝子庙是纯牧区,地广人稀,交通不便,气候寒冷,驱梅队员住在过去喇嘛住的地方。他们进行普查普治,每天要骑马走100多公里的路程,颠簸得 五脏六腑翻了个儿,浑身骨头散了架。有时天黑了也看不到浩特(村庄),只好在野外露营,以淖水解渴、做饭,但驱梅战士的意志是坚定的,情绪是高昂的。柯泉林曾写过一首诗记述当时的情景“湖水月光映人影,驱梅战士露野营。喜得繁星伴我眠,朝霞东升又启行。”驱梅队每到一处都受到热烈欢迎,牧民称他们是毛主席派来的额莫钦(医生)。一次柯泉林骑的马突然受惊,将他摔了下来,脚面软组织受伤,只好留在牧民家疗养。老额吉(妈妈)给了他无微不至的关怀,用蒙药为他疗伤,还做新鲜的奶食品和手扒肉给他补充营养。待他康复之后,牧民又用勒勒车送他归队。经过两年多的艰苦工作,他们消灭了危害牧民健康的性病,完成了党和政府交给的任务。

         

他无偿献血达19次之多,献血总量4100CC,相当于

一个体重50公斤的年轻人的总血量……

 

性病防治结束后,内蒙古开始建立卫生医疗机构,柯泉林来到苏尼特左旗卫生院。由于建院晚,条件差,设备简陋,卫生院没有血库,每当遇到危重病人需要输血时,却找不到血浆。柯泉林在院内从事临床检验,在紧急关头,他多次挺身而出,义务献血。20世纪60年代初,由于连续三年严重的自然灾害,国家粮食紧缺,淳朴的蒙古族牧民以博大的胸怀接纳了3000名饥饿的上海孤儿。苏尼特左旗把孤儿全部集中到旗里,安排护士、保育员照顾。由于营养不良,有一些孩子出现贫血症状,柯泉林先后为七八个孩献血,总计800多毫升。1960年冬天,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深夜,牧民用勒勒车送来一名叫乌日金的产妇,乌日金因产后大出血,生命垂危之际,却找不到血浆。乌日金是A型血,恰好与 柯泉林的血型相同,柯泉林毫不犹豫地挽起了胳膊,为她献出300毫升鲜血,使乌日金脱离了危险。乌日金的家属激动地拉着柯泉的手说:“柯大夫,我们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救命之恩!”距这次献血过去了仅仅两个月,一个叫苏伦扎布的蒙古族妇女在做手术时,突然血压骤降,脉搏微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柯泉林不顾自己身体虚弱,又一次挽起了胳膊,将200毫升鲜血注入苏伦扎布的脉搏。由于连续献血,营养不足,柯泉林常常感到心悸、头晕、浑身无力,但一想到挽救了两个蒙古族姐妹的生命,他心里就感到无比欣慰。“文革”期间,有些人忙着搞派性斗争,工作处于半瘫痪状态,柯泉林却埋头业务,始终没有离开工作岗位。196812月的一天下午,一位叫张凯的解放军战士在执行任务当中,出车祸受了重伤,情况十分危急,必须马上输血。柯泉林一看与自己的血型相同,马上抽了300毫升血,将张凯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到了晚年,他的身上还闪烁着当年在草原的那种无私奉献精神

 

1995年,柯泉林退休了,但他的思想并没有退休,而是思考着在有生之年如何发挥余热,为社会做些什么贡献。他为了能够挽救白血病患者的生命,先后于1998年、2001年分别给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血研所和中国红十字总会写信,申请无偿捐献骨髓;他为了使盲人重见光明、献身医学事业,在1998年建党77周年之际,向党组织呈送书面报告,决定身后将自己和爱人贺英玲同志的角膜和遗体无偿捐献给医疗单位;2003年,当他得知我国南方发生“非典”,立即向党组织递交了请战报告,这种国家有难、匹夫有责的精神感动了许多年轻的医务工作者;2008年,当他听到汶川发生大地震的消息,将1000元特殊党费交给了党组织。他说:“再大的困难除以13亿,都会变得微不足道;再小的资助乘以13亿,都会带来人间奇迹。我年龄大了,不能到灾区做志愿者,希望我的这点爱心能帮助灾区人民共度难关。”

2009年夏季,柯泉林在阔别草原26年后,又把家搬到呼和浩特居住,那里不仅有他的长子和女儿,还有他视为第二故乡的草原。雄鹰离不开蓝天,在湛兰中抒写生命的华章;骏马依恋着草原,在碧绿中张扬生命的风采……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点赞
日期: 2015年3月22日 编号:#3878 来源: 金龙
铭记:“再大的困难除以13亿,都会变得微不足道;再小的资助乘以13亿,都会带来人间奇迹”。

评论标题:    *
您的姓名:   
 验证码:    2000
首页图片:    用于在首页的图片文章处显示或者直接从上传图片中选择:

评论内容:
*





换行请按Shift+Enter

另起一段请按Enter
 
  插入网上图片,支持格式为:gif、jpg、png、b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