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店上层文化
日期: 2015年11月20日 浏览次数: 1100 来源: 亦云

“夏家店上层文化”,相当于中原地区西周中晚期至春秋中晚期,也有学者认为应该到战国初期。从我县出土的文物和对县境内古人类文化遗址的考察、分析,认为:我县境内夏家店上层文化的进入期应在西周中晚期,结束期应在战国的末期,累计约近千年的历史。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多发现于临近河谷的黄土台地上,文化遗存与同时代的山戎文化具有某种相似或相同之处。有学者认为,夏家店上层文化即是“山戎文化”。

学术界认为,山戎是个游牧民族。在我县境内山戎文化遗址的地层内,发现最多的是石锄、石铲、石镰一类的农业工具。因此,有足够的理由认定,历史上的山戎民族,是一个半农半牧,以牧为主的民族。由于山戎民族在冀北山地存续时间长,遗存的文化物资丰富,因而,山戎文化成为我县远古文化中的主流文化,是构成我县“历史悠久,文化厚重”的重要因素和外在体现。


石  铲

形态规格:宽26厘米,高20厘米,厚2.4厘米

性能功用:农业工具

发现地点:赤城松树梁

  赤城松树梁被认为是“蚩尤寨”,但缺乏足够的“龙山文化”遗存佐证。因为蚩尤属于“龙山文化”体系,而我县“龙山文化”遗存少之甚少。此石铲发现于松树梁西侧的山坡地层里,但它是山戎文化的遗物,是重要的农业工具,说明西周至战国时期,松树梁曾经是山戎部落的栖息地。


石  锄

形态规格:长28厘米,高13厘米

性能功用:农业工具

发现地点:雕鹗镇黎家堡

    此石锄只打制未磨制,看上去制作粗糙、古拙,但它与现代的铁制锄头既形似更神似,因而被认定为山戎人于春秋时期使用的农业工具。当我们遇到一件石器,需要判定它是属于新石器时代的,还是属于旧石器时代的?不能简单地按照有关史籍上所说的那样——“凡打制石器都属于旧石器,磨制石器都属于新石器”。实事求是地说,石器的用途和承载的功能,是判定石器时代的重要依据。一般来说,生产工具制作得都比较粗糙、简易,多数只打制不磨制,或者说很少磨制甚至只是简单地磨制;生活工具基本上都要磨制,尤其是祭祀用的礼器,必须通体磨制,做到精益求精。


石  锄

形态规格:长26厘米,高16厘米

性能功用:农业工具

发现地点:镇宁堡乡红嵯子

  此石锄为砂岩材质,不是专门匠人所做,而是普通平民自己因需而做的劳动工具,迁徙时可能被随手丢弃。 


石  铲

性能功用:农业用具

发现地点:赤城县境内多地收集

    这些石铲均发现于临近河谷的黄土台地的地层里,是重要的农业工具。以此做为考古材料,充分证明:山戎民族确系半农半牧,以牧为主的民族。农牧混合经济是他们的基本经济形态。


高柄石锄

发现地点:龙关镇三岔口

    此石锄造型独特,精功制作,柄部高,便于捆绑。在当时就是上等石制工具,一般不轻易使用。


石  铲

形态规格:长13厘米,宽13厘米

性能功用:农业工具

发现地点:镇宁堡乡红嵯子

   此石铲造型优美,制作规整,使用痕迹明显,在当时就是上品石器,受到使用者的重视,一般情况下不轻易使用,因而保存得品相较完好。


高柄石锄

形态规格:高18厘米,宽16厘米

性能功用:农业工具

发现地点:马营乡黄榆沟

    此石铲为青石制作,器型规整,通体磨制,是石器中的上品之作,至今少见。


砂岩勾垄器

形态规格:长16厘米,宽10厘米

性能功用:劳动工具

发现地点:东万口砖厂

  在石器的圆孔中,安上弯型木柄,形成适宜使用的工具,然后用湿皮绳将石器与木柄绑缚牢固。春天播种时,用此器开沟,起到犹如近代犁具一样的作用。


变质岩勾垄器

形态规格:高21厘米,宽11厘米

性能功用:农业工具

发现地点:东卯道德沟口


花岗岩石磨

形态规格:通高19厘米,直径13厘米,底部直径23厘米

性能功用:舂米工具

发现地点:丰宁闯王沟(本人藏品)

  此石磨由磨扇与磨盘组成,磨盘上安装木轴,凸出于磨盘之上。磨扇中间粗大的圆孔,围绕木轴,在磨盘上旋转,形成了加工谷糜的器具。从最早用石搓在石磨盘上揉搓,到石磨棒在磨盘上滚动,再到磨扇在磨盘上旋转,我们看到了加工谷物工具逐步演进的历史——不断改进生产工具,才能推动社会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而生产力水平提高的显著标志是工作效率的提高。 


石磨舂米

实验证明,将非常干燥的谷糜,从磨顶的圆孔注入,旋转磨扇,谷糜下泄至磨盘与磨扇之间的空间内,随着旋转而受到揉搓,脱壳极佳。以十斤谷子为例,一小时反复脱壳三次,每次能脱去百分之三十的糠壳,三次脱壳率达百分之九十五左右。由此推断,大约到战国中、晚期,山戎民族的农耕经济在其全部经济活动中,上升至主导地位。

 


石  楔

性能功用:制作木板工具

发现地点:赤城境内多地收集

  在锯子发明之前,古代人如何将原木加工成木板呢?这是人们很难想象的问题。其实,做法很简单。在我县各地都能收集到一种石斧,这种石斧普遍经过磨制,刃部较锋利,使用痕迹明显。从刃部到尾部均在十厘米左右,给人以短粗的印象,人们叫它石斧。实际上,它不叫石斧而叫石楔。古人沿着原木的竖纹,等距离钉进石楔,逐个向木头里面钉,将原木撑开,然后用石锛修琢,便得到木板。


石  搓

性能功用:制陶捣磨泥土工具

发现地点:沈家泉“晒尸坡”

  烧制陶器,首先需要选择含铁量较高的粘土,用石搓将粘土捣碎、研磨至粉末状,用水和成泥,再用石搓反复揉砸,最后,堆积起来,令其发酵,数天后,达到十分劲道的程度,方可手制陶器。 


灰陶席纹奢口大罐

形态规格:高39厘米,口径18厘米

性能功用:生活用具

发现地点:云州乡没(mo)桥沟

  此灰陶罐为山戎人盛水或存粮之器皿。器型硕大,壁薄且周正,采用盘条加慢轮方法制成。制做和烧成难度较大,烧制温度高,可以看出此时的山戎人制陶水平已经达到十分娴熟的程度。


灰陶绳纹罐

形态规格:高27厘米,口径16厘米

性能功用:生活实用器

发现地点:后城镇砖瓦厂

  陶泥发酵至适宜制做时,制陶人将泥搓成长长的圆条,一圈一圈地盘做成器物的形状,然后,用拳头或器物顶住内壁,用陶拍敲打外壁,使之成为想要制做的形状。成型后,再用葺草拧成的草绳,在陶器上印上纹饰,然后,堆烧成陶器。这就是绳纹陶的制作过程。


灰陶划纹罐

形态规格:高27厘米,口径14厘米

性能功用:生活实用器

发现地点:后城镇砖瓦厂

  此器是用河蚌锯齿梳,在陶胎上划出纹饰,称为划纹陶。此灰陶绳纹和划纹罐,均为西周晚期之物,出土于后城村砖厂,为山戎人储放粮米之器物。


灰陶奢口盂

形态规格:高27厘米,口径23厘米

性能功用:实用器

发现地点:沈家泉“晒尸坡”

  此器制作规整,保存完好,在山戎文化中,为少见之品,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


灰陶“十字”圈纹罐

性能功用:生活实用器

发现地点:镇宁堡中所

  此器在口沿四周,出现了四组圆点图案,其中两组为“9”个圆点,两组为“10”个圆点,且“9”与“9”相对,“10”与“10”相应。这反映了制陶人什么样的理念,不得而知。但至少可以看出,制陶者绝不是用对应的“圆点”来装饰陶器,而是表达了与“数学”有关的思想。说明采用结绳记事的山戎人,此时已经有了初步的“几何”、“算数”与“美术”的概念,只是由于山戎人尚未掌握文字,只好用“数”的圆点来表达想要表达的意思。


灰陶高领罐

形态规格:总高22厘米,颈部高7厘米,口径8厘米

发现地点:雕鹗镇下虎村果园

  高领罐在“红山文化”晚期的小河沿文化中,是常见的器型,然而,到了春秋时期,在山戎文化中,也出现了同样的器型,说明人类创造的优秀文化,不仅具有艺术性、民族性和融通性,而且更具有借鉴性、传承性和发展性的特点。


红陶蓖纹量器

形态规格:高8厘米,口径7厘米

性能功用:生活实用器

发现地点:镇宁堡乡中所

  此器曾被误认为是喝水用的陶杯,其实,它是一种量器。在私有制未产生之前,人们共同劳动得到的成果,需要均等地分配至每个人头。在分发诸如谷米一类的实物时,需要用一个容积等量的器皿来秤,才能分配得公道、公平,也才能服众。每次分发时,都用一个容积等量的器皿来量,因此,这个器皿被逐步定格化,量器因此而产生。例如:近代民间使用的升子、斗、尺子、秤等,即属于量器。


红陶奢口三足鬲

形态规格高8厘米,口径7厘米

性能功用:生活实用器

发现地点:镇宁堡乡中所

  远古先民们在烧开水时,最早使用的是缩足鬲,当水被烧开后,人们端鬲倒水时十分烫手,且开水顺着奢口四处蔓延,非常不适宜使用。后来,制陶人在鬲的口沿两侧安装上双耳,解决了端鬲倒水时烫手的问题。但在陶器漫长的演进过程中,烧开水的器皿被壶取代,而专职用来烧开水的双耳三足鬲却被用来祭祀使用,天长日久,被定格为香炉——祭祀神灵的一种专用器皿。


凸纹青铜剑

形态规格长23厘米

性能功用:实用器

发现地点:镇宁堡乡中所

  生活在我县境内的山戎人很早就掌握了制造青铜的技术,但制造青铜所需要的铜、锡、铅等金属,必须与中原地区交换或购买,因此,青铜对于山戎人来说十分珍贵。他们制造的青铜器具大体分三种:实战兵器、生活用具、装饰用品等。如今出土的山戎青铜器多数是生活用具和装饰品,容器几乎未见。此把青铜剑属于生活工具,平时用来割削烧烤熟肉,夜晚,也用来防身,同时,还兼有用于佩戴,代表身份的职能。


螭龙纹飞翼格青铜短剑

形态规格:长23厘米

性能功用:实用器

发现地点:雕鹗镇下虎村果园

  此剑柄铸有螭龙纹,双环螭龙为剑首,展开的双翼为剑格,意寓“飞龙在天”、“祥瑞其后”。是一把溶汉文化与游牧文化于一炉,且又具有山戎民族强烈特点的匕首式青铜短剑,品相一流,铸工精到,堪为佳品。惜被农民用砂纸除去红斑绿锈,失去百分之五十的文物价值和经济价值。


青 铜 镐

形态规格长8厘米和10.5厘米

性能功用:明  器

发现地点:卜家庄和黎家堡

  所谓“明器”,是指按照实际生活中器物的制式,缩小一定的尺寸比例,为故去的尊者专门制作的随葬品。此青铜镐为战国初期的作品,分别发现于赤城镇卜家庄和雕鹗镇黎家堡,是两件具有佐证历史意义的考古学实物资料。从西沟窑的石到七里河南梁发现的石镐,再到两枚石镐,充分说明“洋镐”是由我们古老的中国先民们发明并使用的。那种认为“镐”是由洋人发明制造,因而被命名为“洋镐”的做法,看来需要更正,“洋镐”的名字和那段历史需要重新改写。


这是两枚青铜镐,出土于内蒙古自治区的鄂尔多斯地区,当地人称之为“鹤嘴锄”,属于鄂尔多斯文化系列。考古学界认为,鄂尔多斯文化属于草原文化范围,具有游牧民族的性质。山戎文化与鄂尔多斯文化具有一定的相似与相通性,据此认为,青桐镐是由我国少数民族发明、使用,并被传承与发扬光大的农业生产工具。


青铜扣

形态规格直径2.6厘米

性能功用:实用器

发现地点:炮梁乡东水沟村

 炮梁乡东水沟村有一处春秋到战国时期的山戎文化遗址,被村民挖掘出土了许多文物,其中有不少青铜扣子。扣子上清晰地残留着麻布的丝痕,从麻布的经纬线,可以看出此时的山戎人,已经由“衣其皮革”过渡到以穿麻布为主。服饰的变化是山戎人的一大历史进步,也是他们生产力水平提高的外在表现。宽衣大袍,便于他们横刀立马,驰骋疆场。成语“胡服骑射”,反映的正是汉人向北方少数民族人学习,最终使汉人走上了民族复兴道路的历史。


骨  针

形态规格:长6厘米

性能功用:缝制服饰

发现地点:丰宁土城(本人藏品)

  此骨针,与今天民间使用的大冠针长短、粗细,没有什么差别,出土于丰宁土城山戎文化遗址内,该遗址为山戎春秋至战国时期的栖息地。说明此时的山戎人已经穿上了丝质品、麻纤品服饰。至少证明麻布成为他们服饰的主要材料。从我县炮梁乡东水沟出土青铜扣上残留的麻纤布经纬线的数量看,再从丰宁土城出土的骨针的长短、粗细看,完全可以断言,到春秋、战国时期,生产力水平相对较低的山戎人已经告别了“衣其皮革”的时代,麻布已经成为他们服饰的主流形式。


青铜针管

形态规格:长10厘米,宽1.2厘米;长7.3厘米

性能功用:实用器

发现地点:龙关镇三岔口

  这两个青铜针管是存放骨针的器具,其中圆形针管内还残留着麻纤织物。针管的大小和残留的麻纤织物,进一步印证了山戎的服饰水平和穿着状况。公元前307年,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赵武灵王,推行改革,提出向北方少数民族学习“胡服骑射”。赵国的这一改革措施,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了北方游牧民族的服饰发展状况。


人左颌

发现地点:猫峪西山四道渠

  据史籍记载,进入春秋时期,活动在冀北山地的山戎民族逐步走向强大,经常越境侵伐燕国。燕不能支,被迫迁都。《史记齐太公世家第二》记载:“二十三年(公元前663年),山戎伐燕,燕告急于齐。齐桓公救燕,遂伐山戎,至于孤竹而还。”猫峪西山是山戎春秋时期较大的遗址,出土大量的文化遗存,其中在一个人的左颌骨上镶嵌着一个青铜箭镞。仔细研究这个箭镞,是山戎的兵卒俯卧草丛中,被弩机从脑后射入的。有人给山戎兵卒拔掉箭镞的尾翼,青铜箭镞却深深地扎根于左颌骨之内。山戎兵卒强忍着痛苦,自居庸关以南退居猫峪西山四道渠,苟延残喘地活了十多年。生命结束时,燕国的箭镞永远留存在他左颌骨中,被带进墓中,不巧,却成为今天佐证一段历史的考古材料。


灰陶二龙戏珠瓦当

形态规格:长20厘米,高12厘米

发现地点:赤城镇南庄子水泉梁

  西周至战国时期的山戎民族,曾经强悍一时,给燕国造成了极大的灾难,成为燕国的边患。然而,战国中期,燕昭王重用乐毅,大力推行改革,燕国的综合国力得到了明显的加强。燕昭王三十三年(公元前279年),命秦开为大将,率领大军西起太行山,沿着今天的长城沿线,展开了横扫东胡,收复失地的战争。战争中,山戎人有的投靠了匈奴,有的归顺了燕国,有的加入到东胡逃亡的行列。栖居在水泉梁的山戎人却归降了燕国,他们崇拜龙文化,建造宫殿、寺庙,制作了二龙戏珠瓦当,成为山戎文化与燕文化融合的见证。

 

编  后  语

“夏家店下层文化”中,大量发现青铜削刀和磨刀石的文化遗存,凸显了“下层文化”游牧性的特点。而“夏家店上层文化”中,以石铲、石锄为代表的农业劳动工具大量出现,陶器的个体也越烧越大,烧成温度越来越高,彰显了它定居性的特点。那么,夏家店下层文化和上层文化是分属两种不同性质的文化,还是一种文化形态的两个不同历史分期呢?这在学术界存在着不同的意见分歧。在我县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中,同样发现大量的青铜削刀和磨刀石,但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的青铜削刀相比,在形制上却有了较大的改进。说明“夏家店上层文化”和“下层文化”具有继承性和发展性,它们属于同一种文化形态的两个不同历史时期。可以这样说: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山戎民族由迁徙为主,逐步过渡到以定居为主;由以游牧文化为主逐步过渡到以农耕文化为主。据此推想,自商周到战国中、晚期,历时千年,我县境内一直有山戎人活动的身影,他们农牧混合的文化,遍布我县的“三河”流域,构成了我县古代文化的主流,积淀成为我县的土著文化,是构成我县“悠久历史和厚重文化”的重要元素,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和很好保护。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